1Q84, Boek Drie
by Haruki Murakami
(*)(*)(*)(*)( )(6,364)

All Quotations

Paolo SitoPaolo Sito added a quotation
00
Non posso morire. Davanti alla veranda c'è un parco, nel parco c'è ino scivolo, e Tengo potrebbe tornare. Finché esisterà questa speranza, non premerò il grilletto.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「我們是為了與彼此相遇而來到這個世界的。雖然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,那是我們進入這裡的目的。我們不得不通過許多麻煩混亂的事物。不合理的事物,無法說明的事物。奇妙的事物,血腥的事物,悲哀的事物。有時是美麗的事物。我們被要求誓約,也給出去了。我們被附加試煉,並通過了考驗。然後我們就這樣達成來到這裡的目的。」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他想到在世界的某個地方,還一直開著的黑暗洞穴。不是多大,但很深的洞。如果探頭到那洞口大聲喊,還可以跟父親對話嗎?死者會把真相告訴我們嗎?
「即使窺探你也任何地方都到不了。」安達久美說。「還不如去想以後的事。」
不過天吾想事情並不是這樣。不只是這樣。就算知道了秘密,或許那個也無法把我帶到任何地方去。即便是這樣,我還是不得不知道,為甚麼那個無法把我帶到任何地方去。由於能知道那真正的原因,說不定我可以到某個地方去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「一個人死去,說起來不管因為甚麼總是不簡單的事啊。這個世界忽然空空地張開一個洞。我們不得不鄭重地對那表示敬意。要不然洞會變得沒辦法合起來。」
天吾點點頭。
「不能讓洞一直開著。」安達久美說。「因為說不定有人會從那個洞掉進去。」
「不過有時候,死掉的人會帶著幾個秘密走掉。」天吾說。「而洞合起來的時候,那個秘密依舊還是秘密就結束掉了。」
「我認為,這也是必要的啊。」
「為甚麼?」
「如果死掉的人把那個帶走了,那個秘密一定是那種不能留下來的東西。」
「為甚麼不能留下來呢?」
安達久美放開天吾的手,筆直看著他的臉。「可能裡面有只有死掉的人才能正確理解的事情。不管花多少時間用多少言語都說不清的事
... More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人生可能只是一連串沒道裡,有時甚至可能極粗糙雜亂,只是順其自然的發展結果而已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大的黃色月亮和小的綠色月亮和平常那樣,並排浮在冬季的天空。各種形狀和大小的雲快速流過天空。雲潔白而緊密,輪廓清晰,看來就像雪融化的河裡流向大海的堅硬冰塊那樣。看著不知從哪裡出現,也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的夜雲時,有一種自己好像被運到接近世界盡頭的地方的感覺。這裡是理性的極北嗎?青豆這樣想。比這裡更北已經甚麼都不存在了。再往前只有虛空的混沌無限延伸而已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牛河想別多想了。讓皮厚一點、心的殼硬一點,讓日子一天又一天規則地重疊下去吧。我只不過是機器而已。能幹、耐力強,又沒感覺的機器。從一邊的入口吸進新的時間,把那換成舊的時間,再從另一邊的出口吐出去。存在,這件事本身,就是那機器的存在理由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父親躺在床上,以和平常一樣的姿勢躺著。手腕上是點滴的管子,尿道則接著尿管。和昨天沒有兩樣。窗戶關著,窗簾拉上。房間內的空氣沉悶而凝重。藥品、花瓶的花、病人呼出的氣息、排泄物,和其他生命活動所發出的各種氣味,難以分辨地混在一起。就算已經是衰弱無力的生命,而且已經長久失去意識了,但代謝的原理並沒有產生變化。父親還在大分水嶺的這一邊,所謂活著這件事,換句話說,就是會發出各種氣味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「豐沛的才華,可能就像豐沛的水脈一樣,會在各種地方找到出口吧。」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悲傷像黑暗而溫柔的水那樣無聲無息,充滿青豆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