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Q84, Boek Een
by Haruki Murakami
(*)(*)(*)(*)(*)(1,810)

All Quotations

ShuyulinsShuyulins added a quotation
00
發生了錯亂的不是我,而是世界。
對,這就對了。
在某個時間點,我熟知的世界消失了,或說退場了,由另外一個世界取而代之。就像鐵軌被切換了道岔一樣。就是說,此時在此地的我,意識還屬於原來的世界,而世界本身卻已經變成了另外的東西。發生在此地的事實的變更,目前還很有限。構成新世界大部分的東西,沿用了我熟知的原先那個世界的,所以就生活而言,(眼下幾乎)沒有出現現實上的障礙。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些"被更改的部分"恐怕會在我的周圍製造出更大的差異。誤差一點點地膨脹,於是在不同的場合產生不同的誤差,它們或許會破壞我採取的行動的邏輯性,會讓我犯下致命的過錯。如果真的形成那樣的局面,的確會成為致命傷。
平行世界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「所謂的世界,就是一種記憶和相反一方的另一種記憶永不休止的戰鬥喔。」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天吾一面寫著小說,一面發現自己內部出現了新的泉源般的東西。並不是有那麼多水滾滾流出。而是像從岩縫間湧出的些微泉水。不過就算量少,水還是不斷地滴湧出來。不急。也不用焦躁。只要安靜等候岩石的凹處水逐漸積起來就行了。水積起來,可以用手掬起來。然後只要面對書桌,把掬起來的東西化為文章的形式就行了。這樣故事就會自然地往前進展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時間和空間和可能性的觀念。
天吾知道,時間可以以歪斜的形式前進,雖然時間本身的組成方式是均一的,但那一旦被消耗掉之後就變得歪斜了。有些時間變得非常沉重拉長,有些時間變得又輕又短。而且有時候會前後對調,嚴重的時候會完全消滅掉。應該沒有的也會被加上去。人們可能藉著把時間這樣擅自調整,來調整自己的存在意義。換一種說法,就是藉著加上這樣的加工,才能勉強保持不瘋掉。如果不得不把自己所穿過的時間,依照順序就那樣均勻地接受下來的話,人的神經一定無法忍受。那樣的人生一定接近拷問。天吾這樣想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十歲以前的事情全部忘掉吧,她長久以來一直這樣努力。我的人生實際上是從十歲開始的。在那以前的事全部像悲慘的夢一樣。那樣的記憶就捨棄掉吧。不過不管怎麼努力,每次有事沒事她的心就會被拉回那樣悲慘的夢中世界去。自己手中幾乎所有的東西,似乎都根植於那片黑暗土地,從那裡獲得營養。無論想去多遠的地方,結果都不得不回到這裡來,青豆想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她所知道的,只有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其他人生可以選擇了而已。不管怎麼樣,我只能在這個人生這樣活下去。總不能退貨換一個新的人生。那不管是多麼奇怪的人生、形狀多歪斜的東西,就是所謂我這個載體,這個運輸工具的生來模樣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「誰也不可能知道一個人的完全全部。或許連神都不可能。」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不管她理解多少,她活著的感情似乎都在別的地方。至少不在這裡。在別的某個地方上了鎖的黑暗小房間裡,她的心好像收藏在那裡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那是個不可思議的空間。好像介於現實世界,和死後世界中間的暫時性場所似的,光線暗淡而沉滯。無論是晴朗的日子或陰霾的日子,白天或晚上,光線種類都一樣。每次造訪那個房間,青豆都會覺得自己不屬於那個場所,好像一個粗心大意的闖入者似的。那裡好像是個需要特別資格的俱樂部。她們所感到的孤獨,和青豆所感到的孤獨,是組成方式不同的東西。
LL added a quotation
00
在陷入深思熟慮之間,時間的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消失了。只有心臟堅硬地刻著一定的節奏。青豆造訪自己內在的幾個小房間,就像魚溯著河川游那樣追溯著時間。那裡有看慣的風景,有長久遺忘的氣味。有溫暖的懷念,有嚴苛的痛苦。不知從什麼地方射進一道細細的光芒,唐突地刺穿青豆的身體。有一種自己好像變透明了似的不可思議的感覺。把手伸出來照著那光看時,可以看透到對面。身體好像忽然變輕了。那時青豆想。現在在這裡的我如果任憑自己隨著瘋狂或偏見的大浪逐流,就算因而滅頂,就算這個世界完全消失,我到底又有什麼可損失的呢?